山西疏堵结合稳固提升淘汰成效

发布时间:2020-09-03
11月2日9点50分,川藏铁路拉萨到林芝段巴玉隧道成功贯通。建设过程中创下了高原铁路隧道独头掘进7015米的最高纪录。巴玉隧道是目前世界上岩爆最强、独头掘进距离最长、国内埋深最大的高原铁路隧道,被建设者称为“石头像炮弹一样飞的隧道”,建设者战胜了上千次岩爆威胁,安全贯通全隧。(人民日报)
 
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“有昆仑山脉在,铁路就永远到不了拉萨”,美国旅行家保罗·索鲁在《游历中国》如是写道。过去青藏高原交通闭塞,物流不畅,高原居民只能长期固守自给自足的庄园经济。直至1949年,整个西藏仅有1千米多便道可以行驶汽车,水上交通工具只是溜索桥、牛皮船和独木舟。巍巍唐古拉,向往一条神奇的天路,那是远古的呼唤,千年的期盼,更是无法忘怀的眷恋。
 
从头越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几代人同筑青藏路,半世纪难断高原情,在历史长河中,一代又一代的铁道兵,在最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燃烧了激情岁月,在最困难的挑战下演绎忠诚,成就世界海拔最高、高原最长等铁路神话,攻克世界铁路史的一系列技术难题。
 
“遗忘历史就意味着背叛”。青藏铁路的背后,是多少冻土科研者将青春付给了飞雪流云;是多少“母亲送儿”、“妻子送郎”的不舍告别;5000多米海拔,缺氧、寒冷,多少个日夜坚守的艰苦较量;最终化作喜悦的泪雨和胜利的欢呼。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历史铭记了一切过往辛程。
 
雪后初晴,秋阳灿烂,身披白雪的唐古拉分外妖娆,飘扬的彩旗卷起嘹亮的歌声,为远古的荒芜高原抖落了无限的悲凉,添了新象,露着喜庆。
 
梦想成真,惊觉十年余。“拉萨不是铁路的终点,下一步我们还要向林芝、大理方向修路,向日喀则和中尼边境修路,给西藏修出海和出境的钢铁大道”,2006年时任青藏铁路建设主帅孙永福说过。巴玉隧道的成功贯通,了却了铁路先辈们的一桩夙愿,正是铁路代代坚守信念,辈辈传承使命,铁路的发展,时间在见证。
 
巴玉隧道,作为拉林铁路的重要咽喉要道,贯通后,加速了川藏铁路早日通车,在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有着重要的时代意义;对于改善西藏各族人民群众生活,对于提高西藏对外开放水平,对于加强各民族间交流、合作、团结,对于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,必将在历史进程中留下特别的印记。忠诚再续唐古拉,且以使命写新章。
<<返回资讯首页

最新长途资讯: